《蜗居》直面现实:你我的绝望与困惑

导语:《蜗居》被誉为比三ji片还放得开的电视剧、中国最尖锐的写实剧、道德和价值观发生严重偏差的电视剧等等,其实说到底,它就是说我们的事。

《蜗居》是部奇特的电视剧,从播出到现在,热度逐渐上升,它拥有的称号很多,比如比三ji片还放得开的电视剧、中国最尖锐的写实剧、道德和价值观发生严重偏差的电视剧等等,其实说到底,它就是说我们的事,每天朝九晚五的大部分城市打工者所面临的困惑,关于房子、关于感情、关于小三、关于升职,不同于以往,这次只是更直白、更惨淡了些。 文_ 慢三

物质困惑:我们一辈子就要被房子拖死吗?

“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作为传统的中国人来讲,有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可能真的就是一辈子的夙愿。《蜗居》从名字到故事立意,以及情节走向,几乎都是从郭海萍和苏淳买房子开始引展的。因为要买房子,海萍和苏淳两夫妻差点为首付款闹翻,以致去借高利贷;因为要买房子,海藻背着小贝认识了宋思明,以致落入小三的俗套;因为要交贷款,苏淳出卖商业机密,差点坐牢;还是因为这套房子,海藻与宋明义再次复合,最后惨遭流产之痛,宋思明也死在前往海藻公寓的途中。

我们可以简单称之为“一套房子引发的血案”,虽然只是电视剧,但如此惊心动魄的故事情节在大家看来却一点也不显得虚假,原因是因为它反映出来的物质困惑,是大多数当代都市人都共同面临的。

用原著者六六自己的话说就是,“每一个在写字楼中拥有一平方米隔间、月月还房贷、出门坐公交、中午吃盒饭的人,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大家每天像蚂蚁一样朝九晚五地去公司上班,受尽人际与工作压力的双重压迫,疲惫不堪地回到家后还要面对妻子或丈夫的责难和质疑,再到发工资之日将大部分的血汗交给房东或银行,最后在日复一日的简单重复和纠结中年华老去。大家或许在静下来的时候都考虑过这样一个问题:难道我这一辈子就要被房子拖死吗?在目前来看,答案是令人绝望的。

道德困惑:小三们的斗争与逃离

你要问我宋思明和海藻之间究竟有没有爱情?我敢打包票,没有。因为他们的交往多数是以交换为目的,所以他们的结合注定无疾而终,这不是浪漫的法国小说,这是唾液能淹死人的中国现实,不认清这一点,就是逃避。不过显然,剧情中的海藻和宋思明都没有拎得太清,两人都将对方当作避风港,最后却终因无法逃离道德的漩涡而悲剧收场。在片子的结尾,编剧干了一件非常聪明的事情,Mark将已经被切除子宫的海藻带出了境,这一戏剧行为在我看来极具象征性:冷峻且尖利的中国传统道德终于在一个不受其约束的外国人那里得到圆满解决。

这招虽然聪明,但过于理想化了。而现实中的“小三们”依然在和有妇之夫作斗争,同时,也在和道德作斗争。

情感困惑:重压下的爱情薄如纸屑

如果说物质困惑还有可能通过努力奋斗得到解决的话,那么情感困惑却是每个都市人无法回避的伤痛。其实我不愿意说,物质是情感的基础,但事实确实如此。

海萍和苏淳的情感问题是伴随着买房而来的,物质危机引发了情感危机,即便是同甘共苦过的夫妻也不能免疫。

现代人的爱情是短暂的,现实残酷到让你根本无法放轻松。单纯的人是可耻的,这句话用到当代社会恰如其分,又心酸异常。而直到因为盲目追求和忽略失去了对方,才感叹真情可贵。在苏淳被关押期间,海萍才真正耐下性子来思考一些情感上的问题。是的,情感的困惑是需要思考才能突破,可惜的是,多数人都是在简单的学生时代想得太多,在复杂的成人年纪想得太少,导致自己少根筋,以致情感的最终幻灭。

小贝与海藻是另一个例子,年纪相仿,性格相配,却走向了情感的两个极端。不成熟的男人都是脆弱的,而大部分男人都不大成熟。像小贝这样的到最后只会背上傻名,而追求现实的海藻也没落得个好收场。

事业困惑:无望的前途与一劳永逸的渴望

我说的事业困惑不单单指的是物质,而是包含了在工作上的一种内心挣扎。还是拿海萍举例,辛辛苦苦读到大学毕业,艰艰难难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留了下来,勤勤恳恳地工作加班,换来的是什么?微薄的工作和无休止的压力。即便不买房子,单是这样无趣的工作重复,就会让人感到无望。

而苏淳面临着同样的困境,作为一家之主的男人,事业的稳定性更是他需要去考虑的。出卖单位商业机密可以看作是苏淳在事业瓶颈之后的一次爆发,一劳永逸在当今社会来看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只不过他选择的方式不对,得到了一个相反的效果。

最后还是要说说宋思明,这个在事业上如鱼得水的高手,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困惑。权力,金钱,私欲,哪个能更让他满足一点?在一条不归路上狂奔,速度越快,力量越猛,只会加速自己的灭亡。

评论:生得伟大,不如活得清醒

毛主席说,生得伟大。我们每个人活在世上,从小被灌输要为祖国无私贡献的思想,要为人民服务,要以伟人为榜样,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后来发现这对大多数人来说,要求太高了,于是降低标准,劝大家做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别惹事就行。后来又发现,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倒不是说不想老实呆着,结婚上班带孩子多少也是件惬意的事情,可生活的麻烦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先说说房子吧。现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即便是五环外的郊区也得上百万一套,有钱人炒房炒得昏天暗地,没钱人诸如我之流要么把大半月的工资交给房东,要么死皮赖脸地啃光老人们一辈子的积蓄,然后愁眉苦脸地做起房奴。

银行一点小的降息就屁颠屁颠地高兴,楼市一丝微弱的波动就咋呼得不行,股票?那都是有闲钱的人玩的好不好?在我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出现“闲”这个字。在多少人被房子拖垮的同时,某些开发商还在博客上大言不惭地呼吁,房价还涨得不够。真够邪恶的。

然后就是婚姻。为钱结婚当然没什么,可是结婚没钱就伤透脑筋。如今结婚的成本被数据师们颠来倒去,越倒越多,吓得人都不敢提教堂二字。恋爱?行。一夜情?也行。结婚?对不起,借过。剩女越来越多,社会男女结构越来越奇怪,最关键反作用回来的是,人们再也不相信爱了。

所以就这样看,《蜗居》所呈现的问题是直指人心的,它除了告诉我们事实,还建议我们思考,即便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无望的徒劳,但至少保持清醒仍是必须。

  • 标签:
  • 本文由 清妍 发表于:2023-01-25 18:15:0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