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尔凯郭尔经典语录

不是一种教条的追随者,而是一种生活的继承者。P65

基督不是慈善家,而是榜样, 基督实质上是榜样,我们要同他一样,而不仅做他的受益者。“颂扬者”与“继承者”区别何在?P66

在理智的时代,“滑稽可笑”是一切危险中最为可怕的。基督教在本质上不能由话语来宣布,而要通过行动来宣布。P74

一代又一代,人们始终在削弱又削弱着基督教,使它愈来愈柔弱,愈来愈驯服,最终不再是基督教了。P79

通向基督教的道路穿越不快。谁不对基督教感到不快,谁就是幸福的。P80

基督是自己愿意受辱的,他愿意被如此看待。P81

基督教是悖论,这一点可以从这样一种情况中看出来,即它对“生活的目的与使命何在?”这一问题的回答是:死亡,消亡。表现在他是一个正在消亡的人之中。P82

《新约》认为,接近上帝,就导致人在尘世上受难,而宗教感存在于为真理去作证、去受难、去牺牲的意志之中。这就是精神,精神的见证支撑着他们。P84

基督之死揭示出了一点,即他否定了民族,想与它摆脱干系。基督教与民族无关。P85

上帝创造并保存了世界,因此,人们要好好防范仇恨世界、毁灭世界的禁欲狂。天父甚至会喜欢这种游戏,怀着童心认可这种游戏,但他还是要求儿童慢慢放弃这种游戏。P86

上帝是耐心的上帝。在宗教的意义上,成长并不意味着长大,而是意味着变小。一切成长不在于我被给予什么,而在于从我这里被拿走什么。大多数人的不幸不是由于他们过于软弱,而是由于他们过于强大,--过于强大,以至于不能注意到上帝。P87

当耶稣说:“我是给穷人布道福音的”时,这并不是一种历史性的观点。“穷人”不应仅被理解为贫穷,而是所有受苦的人,不幸的人,受难的人,所有受轻视的人,所有残废的人和瘫痪的人,所有麻风病人和着了魔的人。P88

福音是什么?福音并不是quot:这里有钱,这里有健康,这里有尊严的满足等等",不,不--这就不是基督教了,它是与上帝交往的标志。P89

恐惧与颤栗是基督徒生活的不安。P98

“我是一棵孤立的枞树,独自地自我封闭着,指向天空,却不投下一丝阴影,只有斑鸠在我的枝上筑巢。”

人们首先问对象,其次是问爱。自然的爱和友谊是由对象确定的,只有对邻人的爱才由爱来确定。因为每个人--绝对地是每个人--都是邻人,因此对象的所有特殊性都取消了,这样,这种爱恰恰表现为其对象缺乏更为贴近的任何特殊性规定,--这就是说:爱邻人只表现为爱。这不就是最高的完美性吗?基督既是我们的拯救者,又是我们的审判者,这正是基督教的深刻之处。P100

基督教将注意力完全从外界收回,将它返入内心,把任何一种与他人的交往都转变为一种与上帝的交往:你应该在某种意义上为同一而保持同一。P101

上帝以良心看着人,使得人不得不在一切事情中都看着上帝。上帝以这种方式来教育。P102

儿童是不会接受基督教的;因为每个人总是只能理解他所需要的,儿童实质上是不需要基督教的。P105

对儿童无罪的动人理解忘记了,基督教不承认堕落的人类无罪,罪责意识较之一切无罪更接近于这一性质的辩证法。把儿童当作罪人的严格的基督教观点并不照顾儿童的年龄;因为儿童没有罪责意识,因而是没有罪责意识的罪人。P106

过去常常大量地谈论的首先是基督受难,如他爱讥讽、挨鞭笞、被钉上十字架。但在这个问题上,人们似乎忘记了另外一种方式的受罪,即内心的受难、灵魂的受难,或人们可以称之为受难的秘密的东西,即自始至终悄悄地与基督的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东西。不得不把内心掩盖起来,并显示出另外一副样子,总是很痛苦的,--人的状况就是这样。这是人的最慎重的受难。P109

他是爱。出于爱,他愿为人们做一切,他把毕生献给了人们,为他们而忍受了耻辱的死亡,……他的毕生就是内心的受难。由于那天夜间的背叛,他生命的最后阶段开始了,他忍受了肉体痛苦和虐待;他忍受了朋友的背叛,忍受了形单影只,受到嘲笑、遭到讽刺,被人啐唾沫,被戴上荆冠,穿上朱衣,--用人们的话来说--他只有自己失败的事业(“看,这个人!”)--他孤身陷入愤怒的敌人之中,这是多么可怕的情况!--他被自己所有的朋友遗弃,--这是多么可怕的孤独。没有人能够理解这种受难;要想理解它,是不自量力的。P110

同基督一样受难,并不是说要耐心地容忍不可避免的事,而是说要忍受人们的恶行,……他受难,因为他是真理。P113

可当孩子想到这个故事时,他的感情会愈来愈强烈;他只想到并谈论武器与战斗;因为他下定了决心:等他长大了,就杀死所有这些邪恶的人。P117

如果两个人一起吃核桃,一个人喜欢吃壳,另一个人喜欢吃仁,人们就要说,他们彼此很合适。上帝与尘世也是这样地彼此合适。尘世扔掉的、轻视是--即牺牲掉的,仁--正是对于上帝具有无限价值的,尘世以最大的激情来热爱的,上帝以更大的热情收集起来。P119

成为基督徒,并保持做基督徒,这就是考验。--这是一种在痛苦与烦恼方面任何人类的受难都无法与之相比的受难。因为每个基督徒都在受难,--如果这个基督徒没有自己能够仰望的榜样,他就不能坚持下去,……爱受到仇视,真理受到迫害。借助眼前的这个形象,基督徒在受辱中坚忍不拔尊严与受辱的情况就是这样。真正的基督徒的受辱并不糟糕,是恰当的受辱,它只是尊严的反映,不过是在这样一个世界上的反映,在这里尊严要倒过来表现为低下与受辱。星辰事实上高悬天穹,即使向水中看时,他们看起来似乎是深深地在地下,但他们仍然高悬天穹。这样,当基督徒的生活在尘世之镜中显示为深沉的受辱时,它也是最高的升华。这样,受辱在一定意义上就是尊严。 对上帝来说,邪恶的人根本就不存在。因此他们在这可恶的世上过得不错。只有那些被上帝热爱,并热爱上帝的人,--上帝才给予他们受难。他出于爱而不忍心让他们睡意朦胧地度过一生,他不忍心他们不注意到,上帝是精神,对上帝来说,世界落在魔鬼手中。因此他借受难来呼唤他们,使得他们与这世界有所不同,--他呼唤他们,他想为他们而存在,而他们应为他而存在,--同时,他以无限崇高的嫌弃对邪恶的人不加理会,并以不加理会来加以惩罚。甚至在人的状况中,也有一种微弱又微弱的对应情况:真正的崇高者只对他爱的人严厉;

为了拯救这无情的世界,使徒们下定决心要像个榜样一样地去爱,忍受一切,挺住一切,自我牺牲。这就是爱。 在一定意义上,上帝就居住在孤寂之中。

只有罪责意识是绝对的敬畏即罪责意识是通向基督教入口处。

每个懂得沉默的人都会成为神之子;因为在沉默中,他意识到自己神圣的来历。谁喋喋不休,谁就成为一个人。有多少人懂得沉默!基督教把人与人之间的人际关系改变为良心的关系。

看啊,世界吵吵嚷嚷,只是为了引起微笑的变化;它为了无谓之事而震天动地,--这相当于一座大山孕育了一只老鼠。但基督教在宁静中带来了无限的变化,仿佛它是虚无。……

基督教除了是内在性外,还是什么呢?! 我所缺少的,是弄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而不是自己要认识什么

别人咒骂这个时代为罪恶的时代,我说这是无情的时代。没有一点热情,人们的思想薄得象花边一般弱,时代正象花边女工,可怜得令人不忍正视。

“我两眼沉湎于一切事物,探寻一切事物,然而我却饥饿了。”

“我对生活的观察完全没有意义。 我料想一个邪恶的幽灵把一副眼镜放在我的鼻子上,一只镜片放得非常大,另一只镜片却缩得非常小。”

“我总是在迈出绝望的一步时,就很快耗尽了那一点点我在辛勤的智力生活中慢慢积累起来的快乐和信心。”

“一个人一边散步一边考虑自杀的问题,就在这时,一块石头掉下来并砸死了他,弥留之际他说:感谢上帝。”

“我以抑郁为生。我的悲哀是我的城堡。”

“现在我又一次陷入了自我之中,我将自己藏在自己中,将自己包裹在自己的体内。”

人活着不是为了拖动锁链,而是为了张开双翼。

人从前、现在、未来都只能在梦想中才能得到自由。

我无法了解死,只能体验生。

我只有一个朋友,那就是回音。为什么它是我的朋友?因为我爱自己的悲哀,回音不会把我它从我这里夺走。我只有一个知己,那就是黑夜的宁静。为什么它是我的知己?因为它保持着沉默。

在一家戏剧院,碰巧后台起火了。小丑出来对观众讲话。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笑话,并鼓起掌来。他又告诉他们,他们依然欢闹不止。我想,这是世界将被毁灭的方式——在才子们和小丑们普遍的欢闹声当中,谁相信这全然不是玩笑。

当一只蜘蛛把自己从一个固定的点往下抛进自己结的网中时,它看见自己面前是一个空荡荡的空间,它在其中找不到任何立足点,而它却劳累过度,我却被自己身后的一个结果推动着。这种生活周而复始,令人惊骇,无可忍受。

人活着不是为了拖动锁链,而是为了张开双翼。

人从前、现在、未来都只能在梦想中才能得到自由。我无法了解死,只能体验生。

只有两类生命观,对应于人类的两重本性:动物和灵魂。

根据其中的—种.人的天职就是活着,享受生活,惟此为大。

另外一种观点是:生的意义只是死。

只有向后才能理解生活;但要生活好,则必须向前看。

欲了解人生只能向后追溯,但要度过人生则应向前瞻望

体系无法征服怀疑,只有信仰才能征服怀疑,正如怀疑是由信仰带来这个世界的。

上吊,你会后悔;不上吊,你会后悔;不管你是不是上吊,你都在后悔。

信仰正是个人内在的无限激情与客观的不确定性之间的矛盾。如果我能在客观上把握上帝,我就不信仰了;但是恰恰因为我不能够在客观上把握上帝,所以我必须信仰.

我在哪儿?世界是指什么?这个词的意思是什么?是什么把我骗到这般境地,使我呆站在这儿?我是谁?我是怎么跑到这个世界上来的?为什么没有人先问问我?为什么没人把规则和章程告诉我,只是我把扔进人类的行列中,好像我是从人贩子手中买下的人?我是怎么卷进所谓的现实这项大事业中的?我为什么应该被卷进来?这是一桩可自行选择的事吗?没有操纵者吗?我该向谁去抱怨呢?不管怎么说生活是一场辩论,我可不可以要求考虑一个我的发言?假如一个人不得不接受生活的本来面目,那么把事情是怎么会事弄个明明白白不是再好不过吗?

生活是场骗术!

就算是完人,你也需要吃玉米!所以,为了生存,我们很多时候不得不向外界妥协

房子着大火了,我们做的却是抢救出火钳

早上你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死了,你才刚刚诞生。

“在一个人生命的初始阶段,最大的危险就是不冒风险。”

“信仰是人心中最高的情感也许,在每一世代中,有许多人都没有达到它,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超越它。”

“当我第一次进入教堂时,我会说,我总是说,抱怨,祈祷,但渐渐地感到很傻,我一直对他说,而我一直没有给予任何机会、任何时机让他对我说。最好就是去听,当你在神面前时,最好是听。”

“朋友是不必要的第三者。”

“婚姻是危险的。”

“不要出任公职。”

“我们必须毁掉了人间的希望,才能在真正的希望中得救。”

“现在我已经明白教堂的意思了,它唯一的意思就是静默和倾听,这些能在任何地方做到,最好是到其它地方做,因为很多人都去那里,在教堂里说个不停,他们干扰了我。最好是在一棵树下,最好是在天空下。”

“把婚姻与爱情协调起来很是tour de force[需要花费些气力〕,若无神灵相助,则很难成功。不过,色情倾向可以由结婚或要结婚的决定引起。自相矛盾的是,某种非常神秘的、以至只有借助于神灵的作用才可以解释的事物,要靠反复思索和决定才能发生,而且整个过程必须同时发生。这就是说,相爱并不等于婚姻,很难看到爱情怎样才能变成义务。”

“反复思索是破坏自发性的天使。”“一个真正的丈夫’是个奇人‘。至于妻子,理性不属于她,她不进行’反复思索‘;“她从爱情的直接性过渡到宗教的直接性”。

上帝是未知的,成为一个基督徒是一种绝对的承诺,是“信仰的飞跃(跳跃)”

请记住 克尔凯郭尔说:“上帝不是理解,而是行动”。

“一种软弱的绝望”“一个人绝望地不想做他自己”。

请记住 克尔凯郭尔说:“耳朵是最由精神决定的器官。”

卖淫执照

什么是喜剧?

若某女人寻求准许将自己确立为一名公营妓女,这会很滑稽。我们往往感到成为值得尊敬的人物相当困难(故而一个男人要求成为猎狐监理人而遭拒绝则并不滑稽),但是要求成为令人鄙弃的人物而遭拒绝就形成了一个矛盾。确实,假若她的要求获得允许也会显得滑稽,其矛盾之处则不同,也就是说,执法当局恰恰在显示其权威之时表现了无能:其权威在于颁发执照,而其无能则表现在它无法使卖淫成为令人赞许之事。

选自《结论性非科学附笔》

无聊的诸神

无聊是否是一种永恒的人类境遇?

诸神无聊,于是创造了人类。亚当由于孤独一人而百无聊赖,于是夏娃又被创造出来。从那一刻开始,无聊潜入了世界,并且随人口的增长而相应加深。先是亚当独自无聊,接着亚当夏娃一道无聊;后来世界的人口增加,所有人类共同无聊。为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们想出了一个主意,打算建造一座直通天堂的高塔。这一计划本身无聊的程度真可与塔高相比,于是这座培倒成了一个可怕的见证,说明无聊是如何占了上风。我不需要什么门徒,但假如有人恰好侍奉在我临终的床前,并且我已确信死期将至,那么我会在一阵慈悲济世的谵妄发作之中,在他的耳畔悄声说出我的理论,而不知道我是否已对他有所助益。

选自《非此即彼》

被制止的祈求

祝福是否有害?

古时一位异教徒——在异教世界以其智慧闻名并极受尊崇——与一个恶人乘同一条船航行。当船处于危难之时,恶人提高嗓音大声祈祷。那位智者对他说:“安静,我的朋友,若是天神发现你在船上,这船必沉无疑。”

选自《启发式演说》

失落的恋人

绝望能否自行消亡?

一个年轻姑娘为爱而陷于绝望之中,她也是为她的恋人而绝望:或由于他已死去,或由于他对她不忠。这并非明确宣称的那种绝望,不,她是为她自己绝望。她的那个自我,假若真的成为“他的”所爱,就会在无上幸福之中被抛开,或干脆失落无踪。而现在这种自我若失去“他”而独存,对于她便成了一种折磨。这对于她原本应是财富(尽管在另一意义上也同样绝望)的自我已成了一种可厌的空无,因为“他”死了,或这个自我对于她来说已成了令人厌弃之物,因为它会提醒她遭人背弃的事实。试一试对这样一位姑娘说:“你在消磨你自己。”你会听到她回答:“不不,痛苦的原因恰恰是:我无法做到这一点。”

为自我绝望,在绝望中欲求弃绝自我,这是所有绝望的定则。

选自《向死之症》

不要轻言你是一个基督徒,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克尔凯郭尔说:上帝在身边,30分钟也会过得极为艰难,而要这样过60年更是无法想象。

How to believe decides how to live

你怎样信仰,你就怎样生活

  • 标签:
  • 本文由 燕语 发表于:2023-01-25 15:15:05 。